<td id="qm8eu"><center id="qm8eu"></center></td>
  • 注冊
    閩南網 > 泉州 > 泉州新聞 > 正文

    泉州:與海交鳴 世遺鏗鏘

    來源:福建日報 2023-10-12 10:36 http://www.sjzding.com/

    泉州港石湖作業區 陳明星 攝

    泉州港石湖作業區 陳明星 攝

      泉州,古稱“刺桐”。海洋,自古是泉州的生命線。

      “州南有海浩無窮,每歲造舟通異域。”北宋謝履的詩句,道出了泉州向海而興的壯闊篇章。

      “秋來海有幽都雁,船到城添外國人。”唐代薛能的詩句,折射出刺桐港成為外國人樂于到達的“目的地”。

      “蒼官影里三洲路,漲海聲中萬國商。”北宋宰相李邴,描寫了泉州向海而生的商業全球化。

      “此地古稱佛國,滿街都是圣人”。宋朝大儒朱熹所題對聯,則彰顯了一種價值取向、精神追求。刺桐城在物質與精神層面的發達,既是共同澆灌的結果,也是全新出發的起點。

      在古代海上絲綢之路,泉州提供了一個文化包容、經濟繁榮、自由開放的城市范式,帶來了百業俱興、儒商并重、諸教共存的景象。借此,泉州經濟社會文明快速發展,繪就古刺桐城“市井十洲人”“漲海聲中萬國商”的盛景,開辟了“梯航萬國”的文明之路。

      如今,泉州的諸多榮譽,亦與海洋休戚相關:世界遺產城市(泉州:宋元中國的世界海洋商貿中心)、歷史文化名城、東亞文化之都、全球首個世界多元文化展示中心……

      回望歷史,福建南島語系人群在歐洲大航海之前幾千年,就駕著獨木舟沖向了大海。兩千年前,古閩人在這里逐海而居,治山牧海。“閩在海中”的地理環境,讓泉州孕育出具有海洋特性的文化,也讓泉州人擁有像海一樣寬廣的胸懷——這是這座城市后來能夠不斷海納百川、飛速發展,躍居“東方第一大港”的內在動因。

      西晉末年,衣冠士族南渡入閩避難。在海洋的“撮合”下,中原文化與閩地文化不斷碰撞與融合,使得泉州人既能贏得“海濱鄒魯”的美譽,也能在“下南洋”的艱辛中打拼出世界泉商的一片天地。

      改革開放以來,泉州人秉承愛拼敢贏的城市性格,聯通中外,盤活有無,以海為路,借助全球資源,拼出一個“民辦經濟特區”,誕生了“晉江經驗”,大步邁向“海絲名城、智造強市、品質泉州”。

      這不得不歸結于海洋文化和海洋精神的力量。

      縱觀泉州的海洋文明發展歷程,是一部英雄輩出的文明史,是一部波瀾壯闊的發展史,是一部堅守初心的傳承史。

      “刺桐花開了多少個春天/東西塔對望究竟多少年/多少人走過了洛陽橋/多少船駛出了泉州灣……”著名泉籍鄉愁詩人余光中的詩句,恰似泉州海洋文明發展的注腳——新時代,往來泉州的人們,正在這座城市續寫海洋的故事。

      上下同欲 向海擁海而興

      向海而興,在民間與官方的互動中,一代代泉州人接續努力、持續發展,成就了宋元中國的世界海洋商貿中心。泉州的千年海洋文明史,閃耀著自下而上、上下同欲的不懈拼搏的海洋精神光輝。

      基于依海而居的環境與遠古族群的自主選擇,古代泉州人選擇了走出去,與海洋的狂風駭浪搏擊,在廣袤的異國他鄉打拼。海洋文明,在泉州民間生根發芽。

      隨著海事活動的發達,唐王朝在泉州設置“參軍事”,管理海外交通貿易。五代時,閩王王審知很重視海外貿易,“招徠海中蠻夷商賈”。宋元祐二年(1087年),在泉州正式設立市舶司,管理整個南方地區的海洋貿易。元朝,多次重大的海外招諭活動,都從泉州港起航。

      即便各朝代官方的海洋政策不同,甚至出現開倒車的情形,但貫穿泉州的開放心態卻愈加蓬勃,民間對外文化商貿交流的火種從未熄滅,帶來了泉州“市井十洲人”的繁榮開放景象。

      南宋末年,泉州超過廣州,成為全國最大的貿易港,與57個國家和地區有海交貿易關系,“閩海云霞繞刺桐”“漲海聲中萬國商”。元代,“刺桐港”馳名于世,可見于四種外國著作之中:《馬可·波羅游記》《德里游記》《馬黎諾里奉使東方錄》《伊本·白圖泰游記》,都說刺桐港是東方或世界第一商港。

      海商興盛,福佑民生。城南一帶,得以成為宋元刺桐的商業中心。聚寶街的南面為晉江北岸,馬可·波羅從這里上岸,并從這里護送蒙古公主遠嫁波斯。“這個地區風光秀麗……這里的居民,民性和平……”馬可·波羅在其游記第二卷《刺桐城》,贊美那時泉州的生活。

      “一城要地,莫盛于南關。四海舶商,諸番琛貢,皆于是乎集。”東南亞的橡膠、朝鮮的“高麗參”、日本的大杉、阿拉伯的“番油”、柬埔寨的“高白棉”,以及珠寶、玉器、象牙等,本地的瓷器、茶葉等,在此聚集交易。海關、稅行、票號、信局、典當行、銀號等商業部門,還有明朝政府專為琉球通商設置的“來遠驛”,都是這場跨海交通貿易“蜜月期”的見證。

      跟隨泉州對外開放的腳步,隨之而來的是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的巨大影響和海洋文化的長期浸潤,閩南文化逐漸形成“敢為天下先”和“愛拼才會贏”的精神特質。與之相對應的,是以泉州為中心的世界海洋商貿的繁榮。

      內外一體 海洋商貿勃發

      圍繞港口和城市,刺桐的生產、商貿、運輸、服務、文化蓬勃發展,從古至今興盛不衰,成就了泉州國泰民安、萬業勃興的盛景。泉州的千年海洋文明史,是一部由內而外、內外一體的海洋商貿社群興盛史。

      互相尊重、互相包容,是支撐泉州海上發展繁榮的精神基石。在這種開放環境的感召下,國內外名士、賢達紛至沓來,商賈、旅行家、僧侶、傳教士接踵而至,共同為泉州帶來了不可思議的“頂級流量”。

      在泉州“向洋而生”的發展史中,馬可·波羅、拘那羅陀、伊本·白圖泰、鄂多立克等世界著名旅行家都曾踏上這片熱土,為刺桐港和刺桐城而狂熱。相應地,亦黑迷失、蔡襄、汪大淵、鄭和等中國重要航海人物,也登上歷史舞臺,以其重要海洋活動,將泉州推向了世界海洋的大舞臺。

      南朝陳天嘉二年(561年),印度高僧拘那羅陀抵達九日山延福寺(今屬南安豐州),翻譯大乘《金剛經》——這是世界上有關《金剛經》從梵文翻譯成漢字的最早版本。拘那羅陀也成為迄今有文字記載的最早來福建弘法的外國僧人。

      元朝初年,馬可·波羅則把“刺桐印象”帶回了歐洲,稱泉州為“東方第一大港”。他曾在泉州游歷,目睹了這里興旺繁榮的景象:“這里的胡椒出口量非常大,但其中運往亞歷山大港以供應西方各地所需的數量卻微乎其微,恐怕還不到百分之一。刺桐是世界最大的港口之一。”

      除了港口規模之宏大,馬可·波羅還在泉州一帶,看到了一幅那個時代的國際化圖景:德化的瓷器正在按照國外的訂單成批地生產,它們物美價廉,用一個威尼斯銀幣就能買到8個瓷杯;埃及人帶來了白糖生產技術,使得永春成為一個熱鬧的糖業中心;在泉州的街市上,文身師技藝精湛,有許多人特意從印度來到這里文身。

      這個已然成熟的海洋商貿社群,印證在泉州的22個世遺點:德化的古窯址、安溪的古冶鐵遺址,還有豐澤、石獅的碼頭,晉江的摩尼教、鯉城的清凈寺……展示了一幅成熟的國際大都會生活畫卷。

      宋元時期的泉州是個聞名遐邇的國際大都會,成了阿拉伯、波斯商人在遠東最大的商業樞紐和聚居地,他們在這里自由地經商、傳教和生活。他們有的與當地漢人通婚,建立家庭,繁衍后代;有的從事海外貿易,成為富甲巨商;有的當上朝廷高官,成為一方權貴。阿拉伯人、波斯人在泉州有自己的僑民區,叫“蕃坊”,有自己的學校,叫“蕃學”,在郊外還有他們的公墓區,最盛時在城內外建有六七座清真寺,人數之多,于此可見。

      在古泉州轟轟烈烈的商業大潮中,許多人大展身手,經商貿易,包括中西海上貿易的先驅者鄭芝龍、建起蔡氏古民居的南洋巨賈蔡資深等人。鄭芝龍使得泉州安平商人聞名遐邇。南安人蔡啟昌、蔡資深父子跨海經商,資產累至達數百萬元,位居馬尼拉富商巨賈前列,宏偉的蔡氏古民居就是其家族歷史文化的承載。

      如今,海洋文化孕育出泉商文化,涌現出恒安、安踏、七匹狼、九牧王、利郎等一批實力雄厚的泉州民營企業。

      當民眾各得其所,安居樂業,城市和產業自然繁華壯大;當城市友善包容,博愛尊重,人才和資源自然聚集過來。這是海洋帶給我們的啟示,也是刺桐在千年前留下的范式。

      變化融通 海洋精神耀世

      古往今來,泉州人以智慧和胸襟,以堅守和應變,把世代積累的海洋精神傳遞。在每個歷史的接續,在終點和起點之間,泉州人不是死守,沒有停滯,而是把時代特點疊加給這座城市,在動靜之間再揚棄、再起飛。泉州的千年海洋文明史,是變與不變、變化融通中不曾停歇的海洋精神弘揚征程。

      在東南沿海,秋冬之際吹北風,滿載著中國陶瓷、絲綢和茶葉的船只,從刺桐港駛出;次年春夏之際吹南風,外面的商船又載著香料和藥物進港。南來北往,貨物互易,折射的是上善若水的變通智慧,也是海納百川的寬博胸襟。

      如今,在九日山的摩崖石刻群中,13方記載了南宋官員祈求保佑商船順風的儀典。與九日山相呼應的,是洛陽古橋、萬壽塔、六勝塔等古航標,石湖碼頭、文興碼頭和美山碼頭等古碼頭。摩崖石刻的古老印跡,古港錨石的深深烙印,傳遞給世人的是流淌其中不滅的海洋精神。

      包容開放的海洋精神,滲透在整座城市。唐武德年間,穆罕默德派三賢、四賢來中國朝貢、傳教,兩位先賢歸真后葬于泉州靈山,即泉州伊斯蘭教圣墓。墓廊西側至今矗立著一塊行香紀事碑。據考證,這是鄭和第五次下西洋時途經泉州,來此祭告行香后屬下為之所立的記事碑。

      在佛教名剎開元寺,印度教柱子和石刻毫無違和感地屹立其中。在晉江草庵,摩尼教光佛石造像獨一無二。在清凈寺,中阿文化交流的絢爛篇章延續至今……對泉州來說,“世界宗教博物館”“多元文化寶庫”的美譽,正是對她海洋精神的禮贊。

      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海洋經濟發展,他曾說過:“海洋經濟發展前途無量。建設海洋強國,必須進一步關心海洋、認識海洋、經略海洋,加快海洋科技創新步伐。”

      潮起潮落,海洋以腳步不息的自我更新,成其浩瀚。守正創新,泉州以連綿不斷的精神傳承,推動開放。

      今年春,在豐澤區,蟳埔漁村內,趙麗穎、毛曉彤等明星的到訪,讓簪花圍和蚵殼厝火遍全國。厝上的蚵殼是商船從非洲東海岸運回的蚵品種,這種房子在西歐的挪威、荷蘭等海邊也有。而蟳埔女頭上戴花的習俗,也和古阿拉伯的文化傳統有關。在鯉城區,泉臺兩地媽祖文化交流活動暨媽祖繞境巡安儀式圓滿舉行。在泉港區,延續600多年的閩南古村落土坑村里,有關人與海洋可持續聯系的儀式及相關實踐——媽祖巡游、送王船等,代代傳承……

      東南亞諸多文化在泉州的傳播和與中原文化、古閩文化的交融,折射出泉州與海洋的聯絡就在一草一木、一磚一瓦中,就在人們的血脈流淌中。由古至今,從未間斷。

      耕耘海疆的一代代泉州先民,留下了海外的950萬泉籍華僑華人。他們是泉州世界影響力的重要組成部分,更是泉州海洋文明的推動者。今年6月,泉州市首屆“海絲”僑商投資貿易大會在僑鄉舉行,海內外眾多泉州籍企業家、商人會聚一堂,共商泉州發展大計,共簽約項目71個,投資總額達1195.11億元。

      如今,生活在泉州的“錫蘭公主”許世吟娥,因為愛情定居泉州的意大利人艾羅斯,在泉州創業經商的埃及商人亨利……許多愛上泉州的新老朋友在這里安居樂業,為泉州海洋文明添磚加瓦。

      更多向海而興的實踐正在展開,更多泉州的海洋夢正在實現。擁抱海洋的泉州,以“敢為天下先、融入全球化”的昂揚姿態,正在鑄就新時代泉州的海洋文明。

     ?。ㄖ泄踩菔形麄鞑客扑],作者:莊建平 吳拏云)

    原標題:泉州:與海交鳴 世遺鏗鏘
    責任編輯:鄭莉莉
    相關閱讀:
    新聞 娛樂 福建 泉州 漳州 廈門
    猜你喜歡:
    已有0條評論
    頻道推薦
  • 安溪縣藍田鄉:開展體驗式教學 推動主題教
  • 金埭頭 銀岑兜 因華僑而遠近聞名的村莊
  • 晉江市領導到陳埭鎮檢查全面從嚴治黨主體責
  • 新聞推薦
    @所有人 多項民生禮包加速落地快來查收 三峽大壩變形?專家:又有人在惡意炒作 北京新一波疫情為什么沒出現死亡病例? 戴口罩、一米線 疫情改變了哪些習慣? 呼倫貝爾現幻日奇觀 彩虹光帶環繞太陽
    視覺焦點
    石獅:秋風起,紫菜香 石獅:秋風起,紫菜香
    石獅環灣生態公園內粉黛亂子草盛放 石獅環灣生態公園內粉黛亂子草盛放
    精彩視頻
    世遺泉州︱最美鄉村·南安燎原村:星星之火 點亮民宿發展之勢
    世遺泉州︱最美鄉村·南安燎原村:星星之火 點亮民宿發展之勢
    世遺泉州︱最美鄉村·惠安東山:小漁村的蝶變
    世遺泉州︱最美鄉村·惠安東山:小漁村的蝶變
    專題推薦
    關注泉城養老服務 打造幸福老年生活
    關注泉城養老服務 打造幸福老年生活

    閩南網推出專題報道,以圖、文、視頻等形式,展現泉州在補齊養老事業短板,提升養老服

    新征程,再出發——聚焦2021年全國兩會
    2020福建高考招錄
    48小時點擊排行榜
    武平:昂首闊步邁入“高鐵時代” @廈門符合條件家庭 明天起保障性租賃房可 “征拆建管”一體化,打造連城新名片 使用全功能自助終端 軟件園三期智慧辦稅 福建省第三批“最美鄉村‘?!贰泵麊喂?/a> 丁俊暉再轟單桿147不敵奧沙利文 無緣大師 長汀以“引綠、增綠、創綠”為抓手 產業 榮耀x50gt和華為nova12哪個好值得買 區別
    国产女同在线观看_波多野结衣按摩在线观看一区_国产精品亚洲专区无码唯爱网_色欲综合久久躁天天躁
    <td id="qm8eu"><center id="qm8eu"></center></td>